专业宠物医疗
您当前的位置 : 首 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资讯

被扔在动物医院的病狗,未来在哪里?

2020-05-19
被扔在动物医院的病狗,未来在哪里?

我叫Alice,这是我的故事。
什么?你问我是不是要摧毁保护伞公司的凶恶计划,冲出浣熊市保护全人类?对不起,我做不到。
因为我只是一只可爱的狗狗啊。

关于我
狗生至今,我的大多数时光都是在一家动物医院度过的。
没错,我确实生过病,而且至今也说不上完全康复。那个把我带到医院的人,自然也不会料到这一点。
刚到医院时,我应该是半昏半醒的状态。恍惚中我听到,“肝脏附近血管的问题……还要做检查……可以不做手术但照顾起来可能比较麻烦……怕是不能吃肉了……”
为什么突然就不能吃肉了?我不明白。

看着别人吃肉,我只能……可耻地流下口水。
后来我才知道,是血液里的一种“毒素”使我昏迷。其实只要正常吃饭,你们两脚兽或者我们狗狗的血液里都会出现这种叫血氨的“毒素”的,肝脏可以解毒,最后再通过尿尿排出去。我体内某些血管太调皮,血流直接绕过了肝脏,解不了毒,所以……所以我就不能吃肉了!我不明白,可能是肉类带来的这种“毒素”比较多吧。嗯,这已经超过一只狗狗的认知范围了。
总之,当我再次清醒过来,我就只能吃一种叫处方粮的东西了。味道当然比不上肉,但好像我从此没再昏迷过。奇怪的是,那个叫我Alice并把我带到医院的人,也再没出现过。

医院里的朋友们
现在,医院的人叫我赫赫。我渐渐习惯了早八点半的散步,习惯了在医院门口观察远处跑步的人群,习惯了医生们在忙碌间隙停下来挠我的肚皮。
在动物医院,每天我都能见到形形色色的怪事。
有人因为自家狗狗没有检查出问题而对医生破口大骂。没有异样,难道不是好事吗……不,或许是我想得太简单了。
有人因为爱犬医治无效去世而痛哭泪涕。我原以为医生又难逃一顿责骂。奇怪的是,并没有。那位主人的呜咽声中,有不舍也有释然,有忿恨也有妥协。我放佛在睡梦中听到过这样的呜咽。是什么时候呢?记不起来了。


标签

下一篇:没有了

最近浏览: